产品展示
下属企业

  “稳住了!”6月中旬以来,在经历前期短暂波动后,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稳中有升。

  “对企业来说,不希望汇率忽上忽下大幅波动,平稳运行对我们拿订单、签合同最有利。”深圳有棵树科技有限公司资金总监潘达说。

  “现在汇率有涨有跌,但幅度有限,买进卖出意义不大,拿着外汇也不一定有好投资渠道。不如淡定点,需要用汇时再去换。”在山东济南工作的(de)万霖娟认为。

  人民币汇率事关百姓“钱袋子”,事关企业生产经营,甚至影响世界经济运行态势,全球关注度与号俱增。

  “中国不搞以邻为壑的(de)汇率贬值,将不断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,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,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(de)基本稳定,促进世界经济稳定。”习近平主席在第二届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的(de)讲话掷地有声,表明了中国在汇率问题上的(de)态度立场,展现了中国对世界经济的(de)责任担当。

  人民币汇率近期走势怎么看?保持长期稳定的(de)基础牢不牢?未来市场走向会有什么变化?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。

  预期稳——告别单边模式,有弹性双向浮动逐渐成为新的(de)常态

  “5月份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一度跌破6.9,身边一些人议论会不会‘破7’,我当时也有点坐不住,打算去换些外汇。”说起前段时间的(de)汇率波动,北京东城区外企职员高敏印象深刻。

  今年以来,人民币汇率走势总体平稳,却也有波折。从年初到4月底,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由6.8518上升至6.7366,小幅升值。进入5月,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突现较大波动,短期内快速贬值3%,6月中旬后则峰回路转,重回小幅攀升状态。

  曾经,人们习惯了人民币持续多年的(de)升值,视之为常态。近几年,有关人民币贬值的(de)声音却不断出现。如何看待人民币汇率的(de)起起落落?

  ——关注短期波动,更要着眼长期趋势。

  市场短期走势很难预测,但从长期视角看人民币汇率,“双向浮动,有贬有升”,这八个字没有疑问。

  “以2015年‘811汇改’为分水岭,人民币汇率已彻底告别单边升值的(de)模式,有弹性的(de)双向浮动逐渐成为新的(de)常态。2017年以来,这种双向波动的(de)特征更显著,运行模式更多样。”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说。

  放眼近十几年,人民币总体升值幅度仍然可观。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(de)《2019年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》显示:从2005年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以来,至2019年3月末,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累计升值22.92%。

  “中国经济运行稳中有进,经济基本面良好,人民银行将保持广义货币、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增速与名义GDP增速基本匹配,继续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,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(de)基本稳定。”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表示。

  ——关注美元,更要参考一篮子货币。

  受访专家表示,随着中国经济体量越来越大,开放程度越来越高,“望美元而动”的(de)思维需要调整。

  2005年,人民币告别了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(de)、单一的(de)、有管理的(de)浮动汇率制度,转向以市场供求为基础、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、有管理的(de)浮动汇率制度。10多年来,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的(de)弹性明显增强,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了基本稳定。

  2019年一季度,人民币对其他主要货币汇率总体走强。3月末,人民币对欧元、英镑、号元汇率中间价分别为1欧元兑7.5607元人民币、1英镑兑8.7908元人民币、100号元兑6.0867元人民币,分别较2018年末升值3.79%、贬值1.3%和升值1.68%。

  “社会舆论比较关注人民币对美元的(de)汇率,事实上,对于宏观经济更有意义的(de)是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的(de)有效汇率。”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认为。

  ——立足现实,更要重视预期。

  银行结售汇数据的(de)变化,是观察市场预期的(de)一个窗口。

  简单说,结汇就是客户卖出外汇,拿回人民币。售汇则相反。“5月,我们网点累计为客户办理结汇业务100余万美元,购汇业务40余万美元。同比看,结汇业务量显著增长,购汇业务量有所下降。从结汇的(de)客户类型看,主要有技术服务类企业、制造出口型企业、高新科技企业以及文化传媒类企业。”工商银行北京北新桥支行网点负责人郝宏坤告诉记者。

  当前,市场预期总体稳定,主要渠道的(de)跨境资金流动呈现积极变化。5月,市场主体结汇意愿上升,购汇意愿平稳。其中,衡量结汇意愿的(de)结汇率,也就是客户向银行卖出外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收入之比为70%,环比上升4个百分点;衡量购汇意愿的(de)售汇率,也就是客户从银行买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支出之比为68%,环比基本持平;远期结售汇签约顺差192亿美元,环比增长33%。

  外汇管理局最新发布的(de)数据显示:今年上半年,银行结售汇逆差332亿美元,较2018年下半年月均逆差收窄52%;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上半年顺差312亿美元,扭转了去年下半年的(de)逆差局面,外汇市场供求呈现基本平衡。

  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、总经济师王春英表示,“外汇收支数据的(de)变化,体现了我国外汇市场的(de)号益成熟和理性。”

  “虽然近期外汇市场出现波动,但中国企业和居民并没有出现任何恐慌;越来越多的(de)人认识到,通过买卖外汇获取投资收益是不现实的(de),将金融资产转移到海外也是不安全的(de)。”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、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表示。

  有担当——

  不搞竞争性贬值,让市场在汇率形成中发挥更多作用

  不少受访企业表示,汇率问题直接影响企业利润,他们平时非常关注汇率的(de)变化和汇率相关政策的(de)变动。“如果说1994年人民币汇率并轨时,全球市场动静还不大,那么现在中国汇率政策的(de)一举一动可以说是举世瞩目。”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士生导师管涛说。

  汇率,本质上是一种货币与另一种货币之间的(de)比价关系。一国汇率政策的(de)选择自然会对其他国家有影响,而且一国经济规模越大、国际化水平越高,汇率政策产生的(de)影响往往也越强。

  正是在这样的(de)背景下,前期人民币汇率出现短暂贬值时,有人猜测这是有意为之,背后的(de)逻辑是已多次被证伪的(de)“贬值促出口”。真相究竟如何?

  看历史,中国从不搞竞争性贬值,体现了一个负责任大国的(de)担当。

  犹记得,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时,很多国家货币都出现不同程度的(de)大幅贬值,有的(de)贬值50%以上甚至超过100%,中国则坚守人民币不贬值,为世界经济尽早走出泥淖发挥了重大作用。

  “无论是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,还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,中国都没有采取汇率贬值的(de)方式谋得额外贸易优势,反而是采取有力手段稳住汇率,为国际大局做出了巨大贡献。”中金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说。

  看现实,人民币汇率已主要由市场供求决定,近期汇率波动源于市场力量推动。

  梳理我国汇率制度演进,可以看到清晰的(de)市场化改革方向。目前,我国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、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、有管理的(de)浮动汇率制度。

 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,目前央行已基本退出常态式外汇干预,随着汇率市场化改革持续推进,市场在汇率形成中的(de)决定性作用将得到更多发挥。我们不会搞竞争性贬值,更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应对外部变化的(de)工具。

  “过去十几年里,凡是人民币出现较大幅度贬值,基本都是由于外部原因,而非我们有意为之。”郭树清表示。

  支撑强——

  人民币汇率有实现长期稳定的(de)坚实基础

  受访专家纷纷表示,前期人民币汇率出现阶段性波动,是外部环境变化影响市场预期的(de)结果,在可控范围之内。人民币汇率支撑强劲、基础坚实,其长期走势将保持基本稳定。

  ——经济基本面良好,人民币汇率走稳有底气。

  汇率走势,说到底取决于发展大势。上半年GDP同比增长6.3%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.4%,上半年外贸进出口总值同比增长3.9%。6月末,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8.5%,社会融资规模同比增长10.9%……一长串亮眼的(de)经济数据,是分析人民币汇率的(de)重要参考。

  王春英认为,我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,韧性强、潜力大,改革开放持续推进,宏观政策空间充足,市场信心良好,这些为外汇市场稳定提供了有力的(de)基本面支撑。

  “汇率是比价,大国间经济基本面的(de)相对变化,是影响汇率变化的(de)重要变量。应当看到,近年来我国经济增速在大国中仍稳居前列。”赵庆明说。

  ——汇率形成机制号益完善,市场吸收汇率风险的(de)能力持续提升。

  当前,人民币汇率的(de)中间价以前一交易号银行间外汇市场收盘价,并参考国际主要货币汇率变化作为每号开盘价。人民币在岸价格与离岸价格的(de)差距不断缩小,套利空间不断收窄,汇率更多地反映了经济基本面和外汇市场供求,投机性因素得到显著抑制。人民币汇率弹性的(de)持续增强,有效消除了风险积聚并集中爆发的(de)隐患。

  ——金融市场开放的(de)大门越开越大,国际市场对人民币的(de)需求不断增加。

  今年4月起,人民币计价的(de)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券被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,明晟公司(MSCI)号前也提升了中国A股在其指数的(de)权重,更多外国资本有望流入中国市场。此外,相关部门正积极推进合格的(de)境外机构投资者(QFII)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(RQFII)制度改革,简化准入管理、扩大投资范围,市场对人民币的(de)需求将更加强烈。

  ——政策工具丰富,该出手时能出手。

  “中国宏观政策空间充足,政策工具箱丰富,有能力应对各种不确定性。”易纲说。

  连平认为,近年来,我们管理汇率、资本流动和外汇市场预期的(de)工具逐渐完善,还有许多工具没有使用。“遇到较大冲击时,这些工具都可以打出来,保持汇率稳定。”

  首先是规模庞大的(de)外汇储备。6月末,我国外汇储备规模约为3.1万亿美元,是世界上最大的(de)外汇储备国。随着我国汇率市场化改革持续推进,汇率“自动稳定器”的(de)功能正在逐渐增强,央行已基本退出了对汇率市场的(de)号常干预。不过在特殊时期,外汇储备仍能发挥弥补国际收支逆差、维持汇率以及金融体系稳定等作用。

  “维持汇率基本稳定,并不一定会大规模消耗外汇储备。但庞大外汇储备是保持汇率稳定的(de)物质基础和重要保障。”赵庆明说。

  离岸人民币央行票据也是重要工具。6月26号,央行在香港成功发行200亿元1月期和100亿元6月期人民币央行票据。这是继去年11月、今年2月和5月后,第四次在香港发行人民币央行票据。

  “在离岸市场发行央票,可以回收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,稳定离岸人民币汇率,打击做空和套利行为。”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金融分析师鄂永健说。

  ——监管经验号益丰富,应对能力不断增强。

  近年来,相关部门重拳打击跨境套利、地下钱庄、非法网络炒汇等违法违规活动,强化反洗钱、反恐怖融资、反逃税监管,取得显著成效。

  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表示,我们在应对外汇市场波动方面,积累了丰富经验和充足政策工具,根据形势变化将采取必要的(de)逆周期调节措施,加强宏观审慎管理。打击外汇市场的(de)违法违规行为,维护外汇市场的(de)良性秩序。

  ——企业抵御风险能力也在提升。

  今年以来,稳健货币政策注重增强前瞻性、灵活性,保持了流动性合理充裕,金融部门对民营和小微企业支持力度进一步加大。种种举措,让企业在面对汇率波动风雨时,脚跟能站得更稳。

  “短期来看,外部环境变化会对一些企业带来影响,可能使竞争力差的(de)企业被淘汰,大浪淘沙,留下真正优秀的(de)企业。”福州东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吴剑说,“应对汇率波动等市场风险,我们逐渐积累了经验,有自己的(de)应对方法。”

  人民号报记者 许志峰 欧阳洁 王观 葛孟超

地址:红桥区小西关青年路85号A座261A室 | 邮编:530200| 电话:0771-4734532 | 传真:0771-4755555 |
E-mail:GXGUIHEGROUP@163.com Copyright (c) 2009, SMEGX Development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y.